博乐彩票-博乐彩票平台

可是齐王又纳了三个妃子之后便再没来过她房中

 纥干承基毫不留情地打击了杨千叶,斩钉截铁地告诉她:“你永远想不到,齐王究竟是一个愚蠢到何等境界的人。他的所谓造反,就是一个笑话!他要是能成功,简直天理难容!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如此不看好齐王?”
 
    “不是不看好,是根本没得看!你千叶殿下自举大旗造反,都能假齐王之名更有用些。就算想拿他当个傀儡,他也得有点傀儡的样子,才好拿出去唬人,不是吗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炯炯有神地瞪着杨千叶:“可你把一砣屎捧上傀儡的位置,真要有人来投时,难不成你把人家领去看那砣屎?”
 
    “他……究竟做了什么,让你如此的深恶痛绝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深深地吸了口气,脸色凝重:“他什么都没有做!如果他做了,哪怕是做错了,我都不至于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大惑不解:“他什么都没做,你何以如此怒不可遏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怒道:“他造反了啊!他向全下喊了一嗓子‘我造反啦!’,然后就滚回去睡他的大头觉了,什么都不做,你见过蠢到如此匪夷所思的人吗?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连吸了几口大气,才压住了心火,突然一声长叹,肩头耷了下来,意兴索然地道:“造反?造得什么反?自从李孝常大将军归天,我就是在胡闹罢了。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无奈地笑了笑,对杨千叶道:“我劝你,也别折腾了。找个老实人,嫁了吧,别折腾了……”
 
    纥干承基说着,就怏怏地向外走,垂头丧气,有点生无可恋的模样。
 
    一直肃手而立的墨白焰气愤地凑上来,道:“这个纥干承基,简直不知所谓。姑娘千万不要受他影响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心道:“就是!凭什么非得找个老实人嫁了呀,难道不是老实人,就不敢娶我么?嘁!”
 
    齐州城内,暗流涌动,而洛阳大阜,却依旧是一派繁华昌盛。
 
    齐王造反?拜齐王的宅男属性所赐,就连近在咫尺的青州都未造成多少骚动,更不要说洛阳了。洛阳人民根本没有人谈及齐王谋反,偶尔有人提上一句,也因聊天对象不感兴趣,便迅速抛开了。
 
    洛阳,酒照喝,舞照跳,一切如常。
 
    罗霸道和旷雀儿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,赶到了洛阳城。
 
    幸亏旷雀儿极受杨千叶青睐,把她视为心腹,有些事并未瞒着她,旷雀儿到了洛阳,先安顿了罗霸道在客栈住下,这才悄悄寻到墨白焰在洛阳经营的基地,切口正确,旋即问起千叶殿下行踪,这才知道她已直接去了齐州。
 
    旷雀儿未敢怠慢,马上回了客栈去找罗霸道
 
    罗霸道自从知道旷雀儿乃“同道中人”,再也不必扮员外扮斯文那么辛苦,本性毕露之下,倒是让旷雀儿看他比以前顺眼的多。他平素言谈虽不是苏有道那种智珠在握的从容,却自有一股子霸道自信。
 
    就是以罗霸道的粗线条,业已察觉雀儿姑娘对他,渐渐情愫已生。
 
    “反正老子如今一文不名,太子东宫也不想回去了。便寄人篱下也没什么,凭我一身本事,又不是吃白饭的,只要能与雀儿双宿双飞!”
 
    罗霸道想:“只是不知她那主人是何人,听口气应该是个女的,她应该不会反对我娶雀儿为妻吧?不管了,她若不反对,我便坐了二把交椅也无妨!她若不识趣,嘿!老子就抢了她老大的位置,让雀儿做我的压寨夫人,叫她给我家雀儿当个端洗脚水的小丫环,哼哼哼哼……”
 
    罗霸道心中的小魔鬼狞笑着,打起小包袱,又跟着旷雀儿继续东向,奔赴齐州。
 
 第531章 擒王
 
    夜色深沉,深秋了,风很凉,今夜的风也大。
 
    依旧是王府规模的王宫门前,两盏气死风灯在风中半死不活地摇曳着。
 
    李鱼、李伯皓、李仲轩还有杜行敏等人俱持兵刃,已然悄悄潜至王府附近,与蔡伦一行人汇合了。
 
    两人都是齐王属吏,居处离王府不是特别远。
 
    而城中军纪涣散,巡夜的士兵只是虚应其事,所以他们很顺利地就到了齐王府外左侧高墙外。
 
    “这位就是蔡伦。”
 
    “见过李总管。”
 
    双方未及多做寒喧,杜行敏便道:“齐王晚上宿于后宅,而防御最松懈处,也在后宅,咱们直接从后边翻墙过去,跟我来!”
 
    一行人悄悄转到王府后宅山墙外,李鱼和李伯皓、李仲轩两兄弟耳语几句,回身对杜行敏和蔡伦道:“我这两位兄弟身手高明,由我们三人先行潜入吧,若无巡夜人等,你们再进来!”
 
    杜行敏点头应是,李鱼向李伯皓、李仲轩两人点点头,两人就很开心地拉上蒙面巾,只掏出两只窟窿的蒙头式蒙面巾,纵身一跃……
 
    其实抓齐王,用不着蒙面的。此一行,本就是不成功,便成仁。不过……貌似李氏昆仲也不是为了隐藏身份,只是觉得这样更酷,所以李鱼也不好说什么了。
 
    李伯皓和李仲轩翻过墙头,李鱼已无声无息地跟上,三人矮身,机警地四下看看,李鱼向二人点点头,向墙外低声道:“快来!”
 
    外边听到动静,便用事先准备好的飞抓抛上墙头,很快,十几道矫健的身影便翻过了高墙,汇集到他们身边。
 
    李鱼道:“杜兵曹,齐王宿在何处?”
 
    杜行敏道:“这却难以预料。齐王本有五位妃子,自立称帝后又纳了三位所谓的皇妃,都是新宠,想来今夜应是宿在她们那里,只是如今宿在哪人处,却是不得而知。”
 
    李鱼眉头一皱:“三位?幸好只有三位,那么,这三个妃子的住处你可晓得?”
 
    杜行敏道:“这倒是打听的清楚。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好极,我们兵分三路,我和李氏昆仲各领一路。分几个人给我,你和蔡将军各随一路,咱们同时发动。一旦扑空,立即向左右接应,如果人在你那里,迅速示警,抓捕!不用担心惊动守卫,那时候,已无所谓了。”
 
    杜行敏点头称是,当下分出几人跟着李鱼,他和蔡伦分别跟了李伯皓和李仲轩,向其他两路指点了一下路径,三路人马便各自分头潜去。
 
    朱阁绮户,兽香飘缥。
 
    虽然这时节还没到用炭盆的季节,可齐王侧妃楚绵已经用上了兽炭,将室中烧得暖烘烘的。
 
    楚绵是江左人,水乡女子,温婉秀丽,一张脸蛋,楚楚动人。
 
    跟了齐王已经五年,当初水一般剔透的美人儿,如今已经有了几分成熟妩媚的风韵。此刻她正慵懒的倚坐在妆台前,只着一袭薄如蝉翼的亵衣。
 
    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,温柔而流畅,丰腴粉嫩的肌肤,饱满而丰润,刚刚沐浴已毕,娇嫩的皮肤透着一股嫣红。举手梳发时,胸前便颤巍巍的,仿佛顶了两方水嫩的豆腐。
 
    青铜菱镜里,朱颜真真,粉靥如花,只是那眼神儿却隐隐地透着一抹幽怨。
 
    她是老五,本来是最受宠的一个,可是齐王又纳了三个妃子之后,便再没来过她房中了。
 
    男人啊,终究是喜欢新鲜的。
 
    虽然镜中的她,不过是双十许人,依旧娇艳欲滴,可在齐王心中,怕早是人老珠黄了吧。
 
    “唉!睡了吧……”
 
    美人儿悠悠一呆,纤手伸出,刚刚轻解罗裳,拉开了丝带,让那柔滑的亵衣轻轻滑落,香肩乍露,芳胸丰挺,如雪似玉的一个身子,被灯光一照,炭火一烘,那种雪腻丰腴之美,令人垂涎。
 
    恰在此时,房门“啪”地一声,就被人猛地推开了。
 
又补了一掌,让她一时半晌醒不过来,便领了人匆匆退了出来,站在院中焦急远眺,希望看到有人发出讯号。
 
    李伯皓和杜行敏一路,悄悄摸到一处小院落前,正小心翼翼往里探望,忽然感觉有人在蹭自己的大腿。
 
    李伯皓不悦地推了“他”一把:“别乱动,小心些。”

相关阅读